〖灯谜评析〗修竹破井,新月小窗,异乡人独在,浮生夜半堪伤(温州地名)箬溪

修竹破井,新月小窗,异乡人独在,浮生夜半堪伤(温州地名)箬溪
谜作:秋雨无声 谜评:纳兰小令

接触灯谜没有多久,心存欢喜,所见尽是高人,看过的佳谜也不少了。犹如走在闹市上,五光十色,层出不穷;熙熙攘攘,来来往往。可觉得面善亲切的,不过那么一些罢了;而真正撞到心里去的,却不过一二人而已。
    冷静地讲,这条谜并不出奇。没有分筋错骨手的狡黠;不多另辟蹊径的法门;谜底“箬溪”,也只是浙江温州的一小地名;面亦非成句。
    读面,隐隐透出一股凄凉。人在他乡,夜里新月照小窗,院落中竹影绰约,莫不疑是玉人来?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。那样的寂寞,是悠闲且优雅的寂寞。大可临临魏碑,即使把一支蜡烛全燃尽了,还有一份希冀在,那人总该来了罢?促膝而谈,听雨共宿,抵足同眠。而此时,举目无亲的所在,连这样的期望都无处扎根的。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”于是夜风穿竹声只剩得萧瑟,习习凉意侵人眉眼肤发,这一地竹影大可入画,绘就一幅淡墨,只唯恐这乡思力透纸背,似乎这笔是蘸了涔涔的清泪。
    “面有逸景之速,别有参商之阔。”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,看似不经意,却在言谈举止间幽幽流露。哀而不怨,沉稳内敛。独在异乡为异客,浮生夜半堪伤。“浮”字已是如此恍惚,加上夜半,更是怔忡迷离,令人顿生惆怅!旧欢如梦,孤枕难眠,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?偏偏不知情的月亮又来凑趣,是一弯新月,人既不圆,月竟也不圆。新月如眉,却与谁于小轩窗,描眉闲讲?当初对谁言笑晏晏,将眉描画成如黛的春山?如今伊人何在,是否独自将眉画作远山长?
    更有破井。几片残瓦碎石罢了,里面即使有水,也无人挑了来煎茶。破井常常令我想起沈园。里面有宋井亭。宋时的井里已经无法再倒映宋时的明月。而一口破井尚且撑得住时光,看似更坚固的却皆作了流云散。人生如是,际遇如是,何况欢爱,不只如瓦上清霜?
    细细地梳理谜面,才发觉这看似顺手拈来的句子无一不丝丝入扣。“修竹”的修字,于面自然可作长身玉立讲。一林修竹,端的清逸出尘,用到灯谜里,却可作“修缮”“修饰”用。即在原形上略加改变。其实以竹扣竹字头的大有人在,精细至此,也觉匠心。破井则摘下井字下的两片小瓦,活脱脱缺了个口儿。“异乡”扣绞丝,即“溪”字的中央,这“异”字的意义等同于“修”。略加变异,无可挑剔。“浮”字最得我钟爱。用它作形容词本来就是将迷茫与惝恍之情渲染尽净,再无他字可替,又作为谜眼,构成了底的大半。夜半即子时。“夜半堪伤”即摘去“子”。
    无一闲字,圆转如意,流畅本真,一气呵成。读来是轻拢慢捻抹复挑,得出底时却四弦一声如裂帛,浑不拖泥带水。只当作是幽幽一叹,谁会想字字珠玑,剥脱显露出这样一则好谜?
    小令浮浅,也知山外有山,不敢说这是最好的一条拆字谜。然而它绝美至此,让人油然而生偏爱。从未写过谜评,今贸贸然初试,尽肺腑言也。



「还没有人赞赏,支持一下」

谜材网

真诚赞赏,手留余香

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

 编辑整理:谜萃网 www.micui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!
 发布时间:2020-12-19 23:13
 阅读 

 标签: 温州地名
 微信公众号:谜材网(cdengmi)
 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部分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谜萃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 转载及复制,请注明出处!谜萃网
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micui.com/dengmi/6515.html

顶一下[0]

踩一下[0]